Rebirth重生世界

 

 

黛菈

 

  是什麼因素以至於一天能有三百多具失敗品被送到成功分解谷?

  我椅在二樓的欄杆旁,癡癡的看著他們在烈火下翻攪。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是失敗品。

  該死。

  失敗品的意義就在於我們是多餘的,沒有人希罕和我們,可以隨意擺布、扔棄。

  「黛菈,」一個高瘦的陰影出現在牆角,我對他微微笑。「李真熙,喔,你終於來了。」

  他從容的朝我走來,四年不見了,能看到他真叫人興奮。「真熙,有受傷嗎?那裡好混吧?好高興看到你!」我緊緊抱住他。「大家知道你回來肯定不得了。怎麼樣啊,我們今晚來辦驚喜派對!」

  他露出微笑,「好啊!順便要告訴大家一些事情。」

  我蹙眉,通常不是好事,但希望今天不一樣。「好,你先回去,我六點就來了。」

  他捏捏我的手,快速的消失在陰影中。

  我回過頭繼續盯著那些被劍拔弩張的火勢侵襲後的景象,灰燼、不堪入目的影像,但那代表重生。在一切都被摧毀後又興起,世世代代亦是如此。

  複製人失敗品被大火燃燒後會剩下透明物質,我的工作就是負責把他們集中起來,交給培育一室用來製作複製人材料等用途。

  現在換我上場了。我走去控制室,拉下角落的拉桿,外頭發出轟轟大響,透過控制室的玻璃看去,所有液體正在被集中、過濾、消毒。然後叮的一聲,一大罐藍色瓶子從拉桿旁的孔洞中冒出來。那裡頭裝的就是培育材料。

  「黛菈˙奇格」廣播器突然發出聲音害我下了一跳,是主控制台是在呼叫我。我翻翻白眼,拉下話筒,呼叫器另一頭傳來吵雜的聲音。

  「這裡成功分解谷基礎控制台。」我啞著嗓子說。我仔細聆聽。歡呼聲。擊掌聲。「這裡成功分解谷基礎控制台。」我再重複說一遍。

  「收到,這裡是主控制台。在半小時之內完成任務,五點準時離開。」他們講完立即掛上話筒,留下愣在原地的我。

  半小時。那代表從現在起我不能浪費一分一秒。我把瓶子放入純白色的傳送孔,嘟的一聲它被往下吸,送至培育室了。接著我衝到被烈火啃食過的場域,胡亂按著牆上的清潔紐,拿著刷子迅速刷著兩個足球場大的場地。

  汗水浸溼我全身,撲鼻的燒焦味充斥著我的呼吸道。我不禁懷疑,他們擁有那麼偉大的高科技,為什麼不願意捨己一些給我們用?

  「剩下十分鐘!」主控室大喊。我加快腳步,但溼滑的場地和特長的拖把頻頻害我絆倒。眼看時間只剩三分鐘,我一口氣的把用具放進工具櫃,脫下骯髒的工作服,衝向即將關閉的大們。

  我可不想跟灰燼共處一室。我暗自想著。

---- 

  走在外頭昏暗的街道,紅磚牆上滿是不堪的塗鴉;不平的水泥地上滿是碎玻璃和垃圾。這裡是低等複製人宿舍,許多從工廠回來的人,手上都會拿著一瓶酒,喝醉的就會亂摔。垃圾更不用說。

  從轉角生鏽的樓梯上去,就是我的宿舍。那裡很髒,設備也很不齊全,不知從哪來水會沿著斑駁的牆壁垂直而下,蟑螂老鼠喜歡窩在牆角的小洞。我試著趕他們走,但它們總會回到原本的位置。

  我一走進宿舍,立刻累得倒進破爛的沙發中。我想一直睡下去,沉醉在我不切實際的美好夢境中。但基於我答應了他們,我就有義務要遵守。我挺起身子走到冰箱前翻找,決定帶一些乳酪過去。

  派對很隱密。我站到床上,打開裡我最近的一個通風孔,把乳酪裝在一個底層很滑的盒子裡,輕輕往左邊一推。咚的一聲,我的食物已送往派對。

  接著是我的人,我也要走派對捷徑。某種程度,我覺得"真正的人類"很愚蠢,他們竟然把通風管做的那麼大!我鑽了進去,採取爬行姿勢響左邊前進。這時候你的腦袋要朝右邊往後爬,當腳感到懸空時,記得找到爬竿,順勢往下爬。那裡沒有燈,只能憑感覺摸黑前進,如果很不幸摔下去還有就,因為他們會在通風管口放置有錢人不用的高級天鵝絨床單。

  在黑暗裡行走,一直是我最擅長的事。我很少有機會看到陽光。

  當我的腳碰到床墊霎那,我大膽放開手,讓自己倒在柔軟的天鵝絨上。

  那些有錢人嫌錢真的太多了。這張高級床墊毫無半點損壞,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浪費這些東西。他們不是才剛經歷了一場大浩劫嗎?那些誓死要捍衛環境的人現在躲哪兒去了?

  我翻身,瞪著我的乳酪一會兒。「妳幹嘛偷窺乳酪啊?把它拿來吧!」我的朋友本澤笑著說。他今年四十二歲,大我十歲,是派對裡最老的一位,但他相當聰明。他從橡木製的桌上拿起一瓶清澈透明的酒,到了一小杯給我。我接過它時,有些猶豫。「這是什麼?我沒喝過。」

  他笑了笑,嘴角的酒窩深深陷了下去。他輕輕搖晃手中的酒杯。「高粱的酒精濃度很強,你慢慢喝吧。」

  我點點頭,打從心裡不想碰它。「大夥兒呢?」

  「都在裡面了,走吧!」

  嗯咳,這裡其實是地下三樓,而我的宿舍在二樓。每個人都是透過通風管傳東西的。

  本澤鑽進一張桌子下方,輕輕敲打著我們的通關密噢,然後你會聽到有人回應你的密語。他把偽裝成地板的木板挪開,大地窖的入口便出現在眼前。「妳先,首長。」我俐落的走下傾斜的樓梯。

  他們一看到我立刻停止原先吵雜的歡呼聲。我莞爾,要他們放輕鬆。然後,我把我帶來的乳酪打開,他們互看彼此,爆出一陣歡呼,本澤和我也加入其中。

  我拿了幾片麵包,上面抹了厚厚的乳酪,配上一杯葡萄酒。

  真熙朝我走來。「什麼時候開會?這事很緊急。」他的表情不怎麼好看。

  我端倪著他,他絕不會騙人。

  「我知道了,」我放下杯子,對著大家喊到:「三分鐘過後準時到桌前集合,我們有重大消息要報告。」

   我看了看真熙,他翻翻白眼。「是,謝謝。」

  「不過……真的有那麼嚴重?」我咬了一口吐司。

  他舉起手中的酒杯,盯著杯內清澈的液體在暈黃的燈光閃閃發光。「真漂亮,就像她一樣。」他若有所思的呢喃著。

  三分鐘到了,大家也以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先位成功歸來的真熙鼓掌吧~!」我興奮的說。「而且他還帶給我們一些好消息。」

  「是關於……?」

  他看了看我,我點頭示意。「是,今天我要報告的事關於最新誕生的複製人。」

  幸好我剛才沒把那杯高粱吞下肚!我的肌肉正逐漸緊繃,怒火從腳底往上燃燒,像根燒不完的火柴。

  我咬住下唇,我在手中的玻璃杯快被我捏碎了。「請繼續。」

  「我今天看過她了,這邊有些照片,我發下去請每位輪流看。」

  照片輪到我時,我超想把它撕爛。它很漂亮,這我承認。但完美複製人通常都是權勢的象徵,他們代表政府,代表這怪異的風俗。

  像我們這種低等複製人沒有一個不討厭她。也因為他們,害我們被大家瞧不起。

  我不發一語的聽完真熙對她的介紹,一邊盤算下一步該怎麼做。「你說她叫?」

  「派蕊媞亞˙安傑拉,大家都叫她提亞。」

  我點點頭。「黛菈,」他突然說,表情十分嚴肅。「其實,它的誕生是為了某種理由。」

  「那是什麼?」

  真熙蹙了蹙眉頭,嘴裡的話像是打了結。「說話啊。」

  他把臉埋在手掌心,我聽到他大力的喘著氣。我必須做好準備,這件事可能會讓我窒息。

  「她是……喔對了,明晚有一場全國性盛宴,每個人都必須參加。」真熙笑著說,而他的卻不定時飄像我這,我點點頭,他懂意思的。

  「盛宴?什麼盛宴?」站在真熙旁邊的霍桑用手肘頂他手臂問。

  他喝了一口香檳。「關於新一批複製人的說明會。」

  「說明會?平常也沒有啊。」本澤說。

  「恩,很特別就是了……」他笑著說,然後從我們這圈離開。會議結束。

  霍桑酌了一小口葡萄酒,我睨了他一眼。「他是怎麼啦?總覺得有什麼祕密瞞著我們似的。」

  「沒有秘密,你放心,真熙不是那種人。」我努力幫他說話。

  霍桑不可置信的搖搖頭離開我們去找蹲在地板上和其他人聊天的微光。

  我望著霍桑的背影和手中捏爛的照片,心裡莫名的怒火燒得更起勁了。

  「你討厭霍桑,黛啦。」本澤在我耳邊悄聲說著。我想否認,但這是事實。

  「你不討厭嗎?看到他我心裡就不高興。」

  本澤只是聳聳肩,跺著輕鬆的步伐離開,「一切都是你的選擇啊,黛菈,都是你的。」

  我一口氣嚥下整片土司,並乾了一杯啤酒。我的太陽穴好痛,耳畔都是本澤剛剛跟我說的那句話: 一切都是你的選擇啊,黛菈,都是你的。

  那既然都是我的選擇,其他人便毫無權力干涉。 

 

 

Rebirth重生世界  

1062667124.jpg  very nice.......我的重生世界終於更新了

腦子裡開始也一些些構想 能擺脫該死的無領感階段真的太太太太感動了!!!!!!!!!!!!!!!!!!!!!!!!!!!!!

上述的通風管靈感來自於小時候看"校園嬌娃"裡面珊珊、艾莉、可可他們都爬進通風管出任務XDDDDDDD

大家最近過的如何啊???天氣熱得很讓人受不了對吧??這時候就該躲在書局看小說啦~~~

[嘀咕time]最近好喜歡一些懷舊風的東東.......♥=]

歡迎大家提供建議喔喔喔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裘伊 的頭像
裘伊

殞落之初♕

裘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